主页 > C逸生活 >《夸大自体症候群》:阳具自恋的宠儿,征服比爱更让他们感到喜悦 >

《夸大自体症候群》:阳具自恋的宠儿,征服比爱更让他们感到喜悦

2020-06-10 热度745
阅读515

阳具自恋的宠儿

夸大自体症候群的恋爱关係中,征服比爱更让他们感到喜悦。

超高难度的恋爱对象到手,最能让他们振奋。从光源氏(日本平安时代女作家紫式部的着作《源氏物语》男主角,外表俊美)的时代开始,花花公子、唐璜(Don Juan)们的热情都为最难得手的对象而点燃。光源氏的恋人中,包括父亲(即天皇)的皇后藤壶、人妻,还有像若紫那样的年幼女孩。私通近亲、出轨、与幼童发生性行为,触犯这些禁忌让他的爱情燃烧起来。

再怎幺渴望的对象,一旦让自己称心如意,就兴趣大减;因为成为固定对象后,就觉得意兴阑珊。也会很快因为小事而对对方失望,爱慕之情急速消退。

义大利电影大师费里尼(Federico Fellini)的作品《女人城》(La città delle donne),电影名称也是剧中角色卡特佐涅(dott. Sante Kartzone,Kartzone 是Cazzone的谐音,Cazzone是义大利文「巨大阴茎」之意)的特别展览室,其中陈列、保存了许多征服过的女人肖像,以及她们在床上喘息、性高潮时的录音。他的乐趣不只是自己在展览室享受那些「战利品」,还有带当事者本人前来,让她知道自己被当做他的「收藏品」,观赏她们困惑、羞耻的表情。

阳具自恋(phallic narcissism,由Wilhelm Reich提出,他认为性器期的性格与自恋类似,特徵是自信、活泼、傲慢、故做夸张的态度等)者自命花花公子,对他们而言,被他们的花招所惑而以身相许的女人不过是「战利品」,用来证明他们身为男性的「本事」。这种年轻的花花公子现在到处都是,甚至还有国中生。他们把少女心像卫生纸一样随意揉捏,就觉得全能感无比满足。

他们恋爱的特徵是速战速决,用快攻来建立亲密关係,也用快攻来为关係谱下休止符。他们匆忙向对方告别,几乎都没说明原因,只说「腻了」。他们火速分手,是因为他们恋爱的主要目是和对方上床,此外别无其他。另一个理由是,长期交往就会有感情,就不能帅气地分手了。不考虑对方的心情,自己随心所欲地行动比较不会受伤。

有许多伟人与领导者,成人后仍维持这种幼稚的阳具自恋。前面提过的柯林顿,即使在选举期间,仍不放过和助选的女学生出游的机会。这样的性吸引力是把他推上总统之位的巨大原动力;而他在白宫和陆文斯基(Monica Lewinsky)的丑闻,则是这份力量的「副作用」。

另一种战略・恋爱游戏的目的

女性该怎幺做,才不会成为阳具自恋这种夸大自体症候群的「战利品」呢?法国古典小说《克莱芙王妃》(La Princesse de Clèves)教了我们一种战略。克莱芙王妃认识万人迷内慕尔公爵(le duc de Nemours)之后,内心小鹿乱撞,但不像其他女性一样表现出迷恋的样子,她的冷淡无情反而激起内慕尔公爵的征服欲。他甜蜜、热烈的追求令她十分烦恼,虽然心中对他的渴望几乎让她窒息,但这就让他得逞的话,她就只成了众多女人中的一个。于是她打消念头,选择隐居修道院,断绝在现实中和他结合的道路,在内慕尔公爵心中成为永恆。

这可说是女性的复仇。对于男性为满足全能感而做出的自私行为,这是一种反击,但也伴随巨大的自我牺牲。或许也是因为「想成为恋爱胜利者」的全能感作祟,才促使她这幺做。

克莱芙王妃连现实的满足都放弃,也想得到不变的爱。这种在爱情争夺战中豁出性命的行为,可说是最后的绝招。也有人去了比修道院更远的天国。

现在有很多人使用这种危险的策略。容易受伤、求爱若渴的年轻人,为了在对方心里留下无法抹灭的痕迹,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生命置于险境,想在生死关头控制对方的心。这又是恋爱中的另一种夸大自体症候群现象。

消失的英国女子

不过,对更病态的夸大自体症候群来说,恋爱成了优势地位的争夺战。他们只希望把对方当做「物品」,自己单方面支配、拥有对方。这种情况下,被征服者的「意识」成了障碍,也失去了恋爱关係中的相互性;于是,他们就会以更粗暴、更彻底的方式,去实行把所征服的女人列入「收藏品」的冲动。

其中最惊人的案例就是英国女子失蹤事件了。这件离奇的案件发生在二〇〇〇年七月,有个英国女子来到日本,当时在夜总会当招待。某天,她打手机告诉同住的朋友,自己很快就会回家,但之后就失去音讯。到日参加沖绳高峰会的英国首相布莱尔(Tony Blair)还特意在会谈中提起此事,女子家人也提供十万英镑(约台币四百多万)悬赏犯人的消息。这件事引起舆论大哗,连海外媒体也报导了。

警察为了在国际树立威信,进行周密调查,在当年十月逮捕了嫌犯。被捕的男子是不动产管理公司社长,警方在他的豪宅起出大量记录他性侵白人女子的录影带与药物。扣押的录影带中,记录了超过四百个受害女性被迷昏性侵的影像,其中约有一百五十名是白人女性。

隔年二月,警方在三浦海岸一处洞穴发现被掩埋的澡盆,其中散落着大骨架的白人女性遗骸。虽然头部被浇上水泥,已经凝固,但可断定是那位失蹤的英国女子。

依据《时代杂誌》等媒体的报导,除了此案,这名嫌犯还多次把女子带回家里,用药物、三氯甲烷(Chloroform)迷昏后,加以性侵。三氯甲烷有引起肝衰竭的副作用,其中有些女子因此死亡。

嫌犯继承了财主父亲的大笔遗产,一方面扩大事业,一方面也在六本木等地大肆玩乐,挥金如土。犯罪医学专家指出他的幼儿全能感:「他很有可能在幼时未接受严格教养,长大后惹的麻烦也有人帮忙收拾。不幸地,他用这样的方式活到现在,所以觉得这次也有办法解决」、「缺乏罪恶感,从小父母就纵容他,所以他可以避开麻烦,无论发生任何事,都能用家里的财力解决。因为用金钱就能处理麻烦事,觉得这次听律师的,应该也没问题」。这样的人拥有财力,又诡计多端,可说是夸大自体症候群中最危险的一种。

夸大自体的宠儿欧纳西斯

对征服欲高涨的夸大自体症候群而言,成功、财富与爱情,都只是他要征服并据为己有的对象。对这种人来说,最能象徵征服的行为,就是用性与暴力支配对方。

知名船王、亿万富翁欧纳西斯(Aristotle Socrates Onassis),就是阳具自恋的化身。心爱的母亲在他十二岁时去世,似乎激化了他对讚赏的需求与对女性的迷恋。与忙于生意的父亲则是保持距离,关係有点冷淡。父亲在妻子死后不到半年就再婚,欧纳西斯跟继母关係很好,跟父亲反而比较僵。应该也是因为这样,他才离开自己的国家,飞往新天地。

长成青年的欧纳西斯从希腊的港口出发,搭上前往南美阿根廷的移民船,开创他的未来。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不久,他就找到电话接线生的工作。他有将讯息与商机串连在一起的灵敏嗅觉,据说他在工作时会窃听他人的电话内容,从中获取赚钱的情报。如果从商品交易中获利,或以赛马等投机方式得到不义之财,他就用那些钱去买高级西装、鞋子,到上流社会人士出入的船艇俱乐部或歌剧剧场走动。

那时他已表现出对歌手的喜好,他对歌剧院女高音克劳蒂亚穆契欧(Claudia Muzio)一见倾心,声乐家卡拉丝(Maria Callas)则在日后成了他的情妇。当时他持续赠送克劳蒂亚花束,相当引人注目,还带着名片到她的休息室。她一定想不到眼前这个优雅、充满自信的年轻人是刚下移民船没多久的电话接线生。很快地两人开始交往,克劳蒂亚成了第一个落入欧纳西斯掌心的名女人。

他不只勤于猎豔,还陆续透过女性接近政界、财界的大人物,拓展关係与机会。

藉由贸易赚到大笔金钱后,他发现下一个商机;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下,他买到大减价的货船,开启了他的海运生意,不久就得到鉅额财富。

事业成功之外,女人彷彿是他的养分来源。他一直需要新的女人,而美丽的北欧女子英格博格(Ingeborg Dedichen)就是他命中的女人之一。偶然间,他和英格博格搭乘同一艘客船。欧纳西斯被挑起征服欲,洒钱给负责乘客事务的工作人员,蒐集她的情报,并把自己的客舱换到她隔壁。

英格博格的父亲是挪威海运界数一数二的富豪,母亲是瑞典贵族。她当时是二度婚姻,但夫妻关係还是出了问题。英格博格自己拥有庞大财产,没有理由留恋渐行渐远的丈夫。她预定回到巴黎的家后就办理离婚手续,而欧纳西斯就在这个绝妙的时机与她搭乘同一艘船。

欧纳西斯虎视眈眈地等待机会,几天后开始行动,在泳池边向她搭讪。他接近女性的方法很特别,就是不讚美、不奉承,而是揶揄、指责对方。两人初次见面,他就嘲弄英格博格的游泳姿势,还批评她正在读的书,说自己完全不想看那种书。像她那样拥有美貌与智慧的女性,听到的恭维话已经够多了,而他对她所说的,是大部分男性最不可能说的话。英格博格那时读的是《我的一生与苦难的时代》。

对这个自信满满的无礼男子,英格博格虽然觉得怪怪的,但也产生了好奇心,因为她从未遇过这种类型的男性,而这正是欧纳西斯的目的。下船时,两人已坠入爱河。

家庭暴力的无底沼泽

欧纳西斯认真考虑和英格博格结婚,他称英格博格为小妈咪(Mamita)。

欧纳西斯与英格博格交往期间,仍与其他女人玩乐,他只把她们当做性对象。他似乎需要两种类型的女性,一种是代替母亲接纳他的一切,另一种则是除了发洩性慾外毫无意义的年轻女子们。夸大自体症候群的男性常有这种性偏好(sexual preference)。

他和英格博格同住在纽约新居,但最后还是没结成婚。不只是因为欧纳西斯对感情不专,更严重的问题是他经常使用暴力,酒醉时就会对她施暴。如果在争吵、施暴后性爱会更甜蜜,还算比较安全的情况,但如果暴力升级,就很危险了。欧纳西斯曾经把她美丽的面孔打得凹凸不平。那次欧纳西斯很后悔,请求英格博格原谅他,但他的行为已经超过底线,英格博格觉得再这样下去会被打死,下定决心分手。

欧纳西斯的行为,显然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家庭暴力。家庭暴力最常针对无法独立的人,反覆施加强烈暴力后,又表示后悔。认为爱与支配是同义词的夸大自体症候群,很容易陷入这样的问题。

任意左右对方的命运,最能体验到支配的快感。家庭暴力这种暴力行为的最高潮,就是因全能感需求被满足而体会到强烈快感。施暴者会为了这种快感而不断做出暴力行为,但他又像小孩一样,依赖对方的讚赏与支持。在罪恶感的笼罩下,他会道歉,但跟所有吸毒的快感一样,有享受家暴快感的机会时,就抵抗不了诱惑。

在这方面,夸大自体的宠儿欧纳西斯也不例外。

相关书摘 ►《夸大自体症候群》: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,两种不同类型的「夸大自体」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夸大自体症候群:现代人体内暴君的真面目》,联合文学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冈田尊司
译者:林雯

为什幺看来极度普通的人会因为细故犯下令人譁然的案件?

近来不断发生重大刑案,其中不少是乍看普通的「一般人」突然犯下随机杀害多人的案件。有些犯罪者有幻觉、妄想等的异常症状,也有犯案动机,可是专家花时间做精神鉴定以了解他们犯案时的精神状态,却常常找不出究竟是哪些「疾病」造成犯罪行为。

重大刑案之外,因不满、愤怒引起莽撞反应,逐步升级为极端行动的问题,和我们更密切相关。而且,这现象不只出现在儿童、青少年身上,也扩及成人。最常见的是,轻易对弱小者发洩不满与愤怒的案例,例如:家庭暴力、跟蹤狂行为、霸凌、骚扰、虐待,甚至公众人物口吐狂言等,事件的数量远多于重大刑案。

二十年来持续在精神治疗第一线奋战的医师冈田尊司分析,这些扭曲现象背后的根源并非各个疾病,而是基础的共通病理:

自恋病理──「我」比整个「世界」都重要!

这些过去的精神医学无法全然掌握的病状,可以概称为「夸大自体症候群」。特徵是,拥有不成熟的全能感和自我炫耀倾向、缺乏现实感的幻想倾向、缺乏罪恶感和同理心,且不顺心时容易暴怒,非常敏感易受伤。当他们威胁不顺己意的人,并想支配对方,就是自恋失控的情况,很可能一触即发升级为犯罪。

这些异常行为的本质并不是什幺複杂的问题,主要就是缺乏健全的判断力;不成熟,不知体谅他人,以及因失去自制力而採取极端行动。一言以蔽之,就是惊人的幼稚。

从引发重大事件的少年到导致国家灭亡的领导人,都与这种自恋病理有关。因此,冈田尊司以自恋观点为基础,试图从案发现场到职场、家庭,彻底分析犯下案件的孩子,甚至扩及所有现代人的病理。

《夸大自体症候群》:阳具自恋的宠儿,征服比爱更让他们感到喜悦Photo Credit: 联合文学出版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万万博体育官网网址是多少|学习每一天网站|关注地方生活|网站地图 凯发k8国际真人版来 通宝棋牌游戏是老品牌